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业务分类信息 > 师生园地
得未曾有
发布日期:2017-08-02
 

新兴中学   于华

  断断续续读完了庆山的《得未曾有》,一下子就陷入其中。之前读过她的书,都是以安妮宝贝为名,第一次读她改名之后的随笔作品。

  她的作品总是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,热闹的相聚也能让人心静,静谧的场景则能让人遁入、禅定。最喜欢她文字里的这份安静的力量,不喧不嚷,不争不扰,静静地讲述,没有任何主观的评论,对人,对事,对景,对物,都是如此。世俗的烟火,或是僧庙的佛法,日常的,肃穆的,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。再美的景致也不会感叹,只有静静地欣赏;再独特的生活方式也不会妄加评论,只有尊重。你只需跟随她的脚步去走,去看,去听,去体悟,你自可以有惊讶或欣喜,但在她的文字面前,你却无需多言,看懂领会即可。场景的复原,话语的转述,一切都是自然而又平静的。  

  她写自己曾经拜访过的几位人物。

  有经营“醉庐”的刘汉林,把生活的各种滋味都浸润在丰富的食材中,用美味佳肴诠释自己对快乐的体察——快乐和享受不需要那么奢侈,完全可以来自微小的事物。但是从灶台前走开的时候,他又可以用绘画来提升自己的艺术心智。审美无处不在,美味食材,书法作画,都有。她访问青年摄影师魏壁,为他抒写一部“还乡记”,这个从农村走出去,在大城市几番打拼之后重又回归乡间的青年人,活出了自己喜欢的样子。在所有人都努力追寻所谓的诗和远方的时候,魏壁却在乡间瓦屋、青山绿树间过起了诗意的生活。原来,诗和远方并不遥远,只要内心宁静,守着几棵树,一样可以过好一辈子。当你足够清醒地认识到什么才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时,你就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。

  她远赴西藏,拜访拉卜楞寺的藏族僧人桑济嘉措——一个安静修行却又懂得生活的僧人,一个喜欢用微博记录和表达生活的僧人。看书,喝茶,游玩,写作,拍照片,画唐卡,学习,草原上的足球赛,做火锅,读诗歌,听音乐,晒太阳,种花……他把苦修的日子过成了诗,然后再写下诗行般的句子。

  读着庆山为他写的文字,我总不由得想起情诗王子——同为藏族僧人的仓央嘉措。他们的生活和境遇有很大的不同,但都会有一种静水流深的感觉。喜欢桑济嘉措的那段话:“很多人在负面的感受和遭遇之后,给自己建立起一座城堡,一堵墙。认为我与你不是一类的,可以试着给予帮助,但彼此之间是有隔膜的,不会给予信任。我不希望自己是在城堡或盔甲里面的人,使用不信任或者很冷酷的方式。如果精神上有一面墙的话,那也只应该是自己的慈悲心和同情心。”桑济嘉措,一个生活在佛陀的觉悟里、行走在自己的梦里的僧人,用一枚贝叶经书,做成一只船,离开了轮回苦海。

  最后,庆山采访的是古琴大师叶名珮先生,一位八十四岁高龄的弹古琴的老太太。我对这个章节尤其喜欢。不懂音乐却又喜欢音乐,而且越来越喜欢古典音乐。喜欢古筝的高山流水,喜欢二胡的婉转凄切,喜欢古琴的深幽雅韵。喜欢古风古韵。古琴是一种讲究的乐器,如同大家闺秀,处处不迁就。从来不知古琴还有“五不弹、十四宜弹”之说。“五不弹”是指:疾风甚雨不弹,于尘世不弹,对俗子不弹,不坐不弹,不衣冠不弹。“十四宜弹”是指:遇知音,逢可人,对道士,处高堂,开楼阁,在宫观,坐石上,登仙阜,憩空谷,游水湄,居舟中,息林下,值二气清朗,当清风明月。对境对人,都有境界很高的要求,不肯低就,不肯流俗,宛如君子,有所为有所不为。总归要达到“扫地焚香无俗韵,清风明月有禅心”的境地才行。

  作为一生与古琴相伴,作为画界大师张大千的弟子,叶老师算是琴画兼修,各有所成。作为经历岁月冉冉、世事变迁、沉浮一生的老者,她的心已经可以做到平稳从容。有什么样的心,才能有什么样的音。淡然质朴,优雅精致,如同她的琴音。

  喜欢庆山的这部书,让我看到了她的文字,也看到了生活的另一面。每一份相识相知,都是此生难得的因缘。一生或许都是短暂的,当我们都把一切度过的时光萃取成文字,那么,再短暂的东西,也可以相续延绵……